《我的姐姐是美人》都市言情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

第1章 初相识
2009年夏天,父亲因为土地纠纷的事,把我们村的邻居给打了。

伤势倒不严重,但邻居家里有关系,人家躺在医院里讹钱,说拿不出10万,就走法律程序,让我父亲坐牢。

那年我刚毕业,连工作都没来得及找,当家里亲戚打来电话,说父亲被拘留的时候,我一下子哭成了泪人!

“俊俊,光哭没用,你得赶紧想办法啊!明天再拿不出钱,人家就到法院告了!”电话那头,二叔也是急得直哽咽;他们都是农民,10万块钱,在我们那个穷地方,凑都凑不出来。

“叔,你给求求情,让他们在里面,别难为我爸;钱的事情,我给想办法。”挂掉电话后,我猛地扑在了宿舍床上。

记得当时,我行李都打包好,准备离校找工作了,却不曾想,家里一下子出了那样的事。

后来我急得没办法,就去找了平时对我不错的李老师,也是她带着我,去见的我命里的贵人,那个让我一生都无法释怀的女人,蒋玲。

那次见面,是在学校门口的餐馆里,当时老师一直安慰我,说她朋友是做贷款的,10万块也不是什么大事,等我参加了工作,两三年就能还上。

可我只知道哭,一想到父亲在拘留所里,想到这些年,他一个人把我拉扯大,供我上学读书,眼泪就止不住地流。

“对不起啊,路上有点堵,你们等急了吧?”快天黑的时候,一个银铃般的声音,从我背后传了过来。

“没事,我们也刚到!”老师起身迎了她一下,我想站没站起来,当时哭得浑身发麻,整个人都脱力了,只得把头埋在桌子上,不停地抹泪。

她走过来坐下的时候,带着一股很好闻的香水味,只是性格懦弱的我,没敢抬头;透过桌底,我看到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,以及一双精致的高跟鞋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她很小声地问了一句,似乎是在看我。

李老师叹了口气说,这孩子蛮可怜的,家里穷,上学的时候特别能吃苦,人也善良;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,快有好日子过了,家里又摊上了那种事;要我说啊,这都是命!

听到这话,我没憋住,一下子哭出了声;我王俊虽然懦弱,但我从来都不信命,所以我才那么努力,哪怕吃糠咽菜、衣衫褴褛,也要通过大学这条路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可是生活啊,你为什么要这么艰难?磨难总是一遭接一遭,似乎永远都望不到尽头……

她们小声聊了一会儿,李老师突然站起来,忙不迭地说:“哎呀!都7点多了,我得去接孩子了!玲玲,你帮帮这孩子吧,他品性好,不是那种借债不还的人;你们点菜吃,回头算我账上。”

“李老师,您慢点走,路上注意安全!”她声音清脆地说了这话,我也扶着桌子站起来,只是还没来得及道别,老师就走远了。

转过身,我再次低头的时候,她用冰凉的指尖,轻轻碰了下我说:“哎,先吃饭吧,想吃什么我给点。”

我赶忙抬头,先是看到了她的脸,眼睛特别大、皮肤白皙;羞涩内向的我,赶紧转移目光,慌张地看向别处。

她却抿嘴一笑,理了下耳边的发丝说:“你长得真好看!”

我顿时脸红的低下头,因为她更好看,漂亮的让人不敢看的那种。

“哎!鳕鱼爱吃吗?还有宫保鸡丁、麻婆豆腐。”她用脚踢了我一下,声音里带着很好听的笑。

“都行。”我抿着嘴,心脏砰砰乱跳。

点完菜之后,她又伸手拽了拽我衣服,说:“你老这么趴着,不打算跟我谈谈借钱的事了?”

一听谈正事儿,我赶紧坐起来,只是不敢跟她对视,就把眼睛转到窗外说:“被打的那人要10万,明天给不上钱,人家就到县里去告;二叔说…说……”

讲到这里,我没绷住,猛地又哭了出来:“说我爸故意伤人,要被判上几年!”

她赶紧给我递了张纸巾,又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你一下子贷10万,又没什么抵押资质,不好办的。”

听到这话,我吓得赶紧去看她,那也是我第一次,认真看她的脸;当时她烫着微卷的长发,双眼皮,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气质,尤其眼睛很美,乌黑透亮的那种。

可能我的事情,真的很难办吧!她坐在那里想了很久,漂亮的眉毛,总是微微皱起,嘴角还带着两颗浅浅的酒窝。

“实在不行的话……”她抿了抿嘴唇,很认真地看向我说,“你来我们公司上班吧,内部员工可以贷款,我给你当担保人就行了;不然的话,以你现在的情况,公司肯定不给贷的。”

那一刻,我呆呆地看着她,我没想到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,能如此地为我考虑;她是个善良的女人,从我第一次见她,就认定了这件事。

她见我不说话,立刻自嘲地笑了一下:“呵,我知道,你们东大的学生,都是天之骄子,来我们一个放贷公司上班,心理上肯定接受不……”

还不等她说完,我猛地就跪在了过道儿里;虽然当时,我不知道她叫什么,但依旧泪流满面地磕着头说:“姐,谢谢你!你是我恩人,将来我有了出息,一定报答你!”

她吓得赶紧站起来,用力拉着我胳膊说:“你这是干嘛啊?我的天呢,周围都是人看着呢,赶紧起来!”

我当时根本就没想那么多,嘴里不停地哭着,一个劲儿感谢她!

后来她把我按到椅子上,又气又笑地白了我一眼说:“你真是个小祖宗,哪有突然给人家磕头的?都什么年代了?我的天呢,吓了我一大跳!”

我被她训得不敢说话,后来上菜了,她才长舒一口气,给我夹了块鳕鱼说:“多吃点,你长得挺俊的,就是太瘦了,没有安全感,这样可不讨女孩子喜欢的。”

我抿着嘴,小口吃着碗里的米饭,很腼腆地说:“家里条件不好,能吃饱就行。”

听我这样说,她顿时就不说话了,只是伸手摸了摸我的头,接着把脸转向了窗外。

快吃完饭的时候,我兜里的电话响了,是宿管大爷打来的;他上来就是一顿数落,说宿舍马上大清扫,让我赶紧把行李搬走。

挂掉电话后,她问我怎么了?我低头说:“宿舍撵人了,今天是毕业生,留宿的最后一天。”

“那你住哪儿?”她立刻问我。

“不…不知道……”

她抿嘴一笑,又摸了摸我脑袋说:“实在不行的话,就住我那儿吧,正好姐姐家里,缺个男人。”
第2章 芳龄二十五
当时我以为听错了,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。

她又是一笑,捏了下我的脸说:“怎么?怕姐姐把你吃了啊?!”

我赶紧摇头,特扭捏地低头说:“不是,就是我一个大男人,跟你住一起,怕你不方便。”

“哟!还大男人,哪里男人啊?让姐姐看看?!哭哭啼啼的小屁孩!”她噘着嘴,白了我一眼,又笑说,“男女一块租房很正常的,再说咱们不是马上要成同事了嘛。”

我抿着嘴,其实心里挺愿意的,她那么漂亮,看两眼都觉得奢侈,更何况住在一起。

见我不说话,她接着又说,行了!我是你担保人,让你住一起,还不是怕你跑了?我得看着你,10万块不是小数,姐可不想当冤大头,替你还债。

她说这话的时候蛮搞笑的,表情特别夸张,我一下子被她弄笑了。

她看着我愣了一下,抿了抿嘴唇,又似笑非笑地别过脸说:“笑起来挺好看的嘛!”

那晚吃过饭,她跟我一起去宿舍,收拾了行李;其实也没多少东西了,就是几件衣服,和打包好的一些书。

她是开车带我去的,一辆银色捷达;我后来才知道,那是辆二手车,还经常熄火;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她并非表面那么接地气,其实我们,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宿舍楼下,我们在宿管大爷愤愤的目光中,把行李搬上了车;上车后,她嘴巴一撇说:“那老头儿够凶的。”

我腼腆一笑:“不怨他,是我离校晚了。”

后来她开车带我出了学校,我们就那样穿梭在城市的夜景里,两旁的路灯,远处的霓虹,清凉的夜风吹在脸上,沁人心脾。

那时我想,如果父亲不出事,我也应该找工作,跟其他人一样,西装革履地坐办公室了吧?!那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,不用风吹日晒的种地,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,能在城市里安家;或许会谈恋爱,女孩不需要多漂亮,普普通通、孝顺懂事就好。

可这看似不算奢侈的追求,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却是那样遥不可及;毕业就背债,而且还去了放贷公司,我不知道以后,自己会走怎样的路,变成什么模样。

但这就是生活,它再烂、再悲哀,你也得硬着头皮去面对;转过头,我长长呼了口气说:“姐,贷款明天能放下来的吧?!”

“放心吧,姐姐大小也是个主任,这点权利还是有的。”她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笑,那一刻在我眼里,却显得那样地美;让人沉醉,不可触碰,那是种特别踏实的感觉。

“对了,都忘问你名字了,你叫什么?多大了?”她一边开车一边问。

“姐,我叫王俊,你叫我小俊就行了,21岁。”我难得笑了一下。

“哎哟哟,还是个小鲜肉哎!”她伸手捏了把我的脸,都把我捏疼了。

我赶紧问她:“姐,你多大了?”

听到这句,她身子一僵,接着气呼呼瞪了我一眼:“十八!”

说完,她猛地一踩油门,汽车直接蹿了出去,浑身带着一股要杀人放火的气势。

我后来知道,她那年25岁,蛮好的年龄;可能女人对岁数,都有着本能的畏惧吧,即使…即使是被病魔缠身,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的她……

我们从城西开到城北,她住的是一幢小高层,两室一厅,里面布置的很温馨,窗明几净的。

她打开空调后,说自己要洗澡,让我随便转转,当自己家就行了;可我还是挺拘束的,毕竟从小到大,除了学校宿舍,我都没住过楼房。

“对了小俊,阳台上有我晒的衣服,你帮我收一下!”不一会儿,她在卫生间里喊了一句,还伴着哗哗的流水声。

“哦!”我应了一声,起身拉开阳台门,晾衣架上挂着几条裙子,两件T恤。

将衣服收拾好,她也洗好澡出来。

见我傻傻地站在原地,她将手中擦头发的毛巾丢我,笑着说:“去洗澡!”

接过毛巾,我一溜烟跑进卫生间,打开凉水就往身上冲。

洗好澡擦干净出来后,就听见她在叫我,我穿上衣服出来,发现她正在靠北的卧室里,给我铺床。

她一边铺床一边说:“都是粉色的床单被罩,你就将就睡吧,周末的时候,我再给你买套男士的。”

说完她转过身,我赶紧说:“蛮好的,比我想的好多了,谢谢你!”

她“噗嗤”一笑,抿了下嘴唇说:“客气什么呀,你可是李老师介绍的,不能委屈了你。”

听到这话,我刚想问她,怎么认识的李老师;她却拍了拍旁边的床说:“坐下,我有个事儿要问你。”

我赶紧坐过去,当时挨得特别近,都闻到她身上沐浴液的香味了;她很认真地看着我,沉默了半晌才说:“小俊,你家里有遗传病史吗?”

“啊?”她怎么突然问这个?

“就是那种代代遗传,或隔代遗传的那种!”她特别严肃地看着我问。

“穷算吗?代代都穷,就是不知道我这代,能不能把病治好。”我若有所思地跟她说。

“你能不能正经点儿?!”她抬手就打我,还带着点生气的样子。

我赶紧说没有,祖上七代在乡下种田,身板儿都杠杠好;除了钱,老天该给的都给了。

听我这样说,她微微松了口气,接着又满脸笑意地看着我,手摸着我脑袋说:“对了小俊,公司给了我两个查体名额,改天带你去做体检吧?”

我摇头说不做,自己又没什么病,做那个干吗?还浪费名额。

她直接推了我一下,说我是老农民思想,看上去没病,说不准一查就是大病;她还嫌我身板瘦,一看就营养不良,说不准哪块儿出问题了。

我被她吓得说:“那就更不能查了,本来就欠着债,万一再查出大病,又没钱治,到时候生不如死,还不如不知道呢!”

“你!”她被我气得脸通红,直接踹了我一脚,“你这个人,真不知道好赖!”

我都不敢说话了,怕惹她生气,也不知道她突然问这个干什么。

过了好大一会儿,她不气了,直接往床上一躺,斜眼看了我一下说:“你不是想知道我多大吗?姐今年25,满意了吧?”

我傻乎乎地挠着头,一脸不解地问:“25蛮好的啊?风华正茂。”

她不屑地嘟着嘴,把手枕在脑袋上说:“人家都说,女人过了25,生孩子就吃力了。”

说到这里,她突然侧身,手托下巴看向我:“小俊,要不你帮姐姐,生个孩子吧!”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我的姐姐是美人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我的姐姐是美人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我的姐姐是美人》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wift.vip/?id=3254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