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追前妻:老婆动一动》全文在线阅读免费无广告

第4章 她才该是真正的莫太太
  隔着数米的距离,夏念念从后车座上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俊美的面孔。

  深邃的眼睛,挺拔的鼻梁,线条完美的下巴……

  “莫总,对不起,出了点意外。”司机急忙走过去,弯腰恭敬地说。

  “快点处理好。”莫晋北语气淡漠。

  竟然是莫晋北……

  尽管他就那么随随便便地坐在车里,可夏念念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矜贵气质迎面扑来。

  莫晋北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,原本垂着的眼帘突然间掀开,漆黑的眼眸,对上了她的眼睛。

  夏念念像是被点了穴道一般,身体忽然僵硬,宛如一幅静止的图画,一动不动地站着,和他隔着一层挡风玻璃静静的对视。

  车里的他像是看到了陌生人一般,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眼,便淡淡的将视线撇开。

  夏念念用力掐了掐掌心,直到感觉到尖锐的疼痛,她才意识到自己还能呼吸。

  他们是夫妻,却形同陌路,比陌生人还要陌生。

  司机走了过来,冲着她语气生硬的道歉:“抱歉小姐,弄脏了你的衣服。我们老板赶时间,还请你原谅!”

  夏念念仍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莫晋北看,直到司机的声音响起,她才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赶时间?

  刘碧丽在这附近拍广告,所以他现在是着急去看她吗?

  夏念念愣怔的神情,越发的僵硬。

  冬天已经过去,正是春意盎然,温度宜人的时候,可夏念念在一刹那,却觉得全身冰凉。

  司机耐着性子陪着她站了好一会儿,看她始终都没有开口的意思,忍不住说:“小姐,你可以原谅了吗?”

  夏念念回神,视线缓缓地落在司机的脸上,开口的声音无比干涩:“我接受你的道歉。”

  司机松了口气,这一次没有等她开口,便直接道别:“那我就先走了!”

  司机坐到驾驶室后,汽车重新发动。从她的面前开过的时候,莫晋北那张冷峻的侧脸,她看得更清楚了一些。

  夏念念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,她的手,下意识地握紧。

  -

  刘碧丽挨了打,气得在摄影棚大发脾气,放出话来必须要刚才打她的夏念念出来跪地道歉。

  谁知道夏念念竟然直接辞职走人了,气得她把工作人员挨个骂了个遍。

  正闹得不可开交,突然经纪人匆忙跑来通知,说莫晋北来探班了,就在外面。

  刘碧丽捂着脸,跑到莫晋北的车上,一见到他就扑了过去:“晋北,我被人欺负了!”

  刘碧丽哭得眼妆都花了,黑乎乎地黏在眼睛下面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  莫晋北昨晚喝多了,就近带着刘碧丽去了锦云苑,觉得意犹未尽,正想带她再找个地方玩玩,谁知看到她这副丑态,立刻没了兴趣。

  他有些嫌恶地推开她,脱掉了被她碰脏的外套,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又耍大牌,惹是生非了?”

  刘碧丽假装哽咽着说:“人家哪有?就是衣服不和心意,抱怨了两句,那个服装助理就打了我一巴掌!”

  刘碧丽一边说,一边还把脸往莫晋北面前凑。

  从近处看,她那张抹了厚厚的粉底的脸毛孔粗大,起皮,脱妆的假眼睫毛摇摇欲坠。

  莫晋北非常嫌恶地把她推开,还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手,直到把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擦干净,才随意地问道:“你就没打回去?”

  刘碧丽咬牙道:“那个小贱人打完我就辞职了!”她又扭着身子凑上来,捏着嗓子撒娇:“晋北,你一定帮人家教训她啦!”

  莫晋北皱眉,漫不经心地说:“人都辞职了,还怎么教训?你最近新电影要上映了,不能有打人这种负面消息。”

  莫晋北说话的时候语气散漫,显得非常随意,但是字字句句却不容置疑,话里不着痕迹的压迫力让刘碧丽抖了抖,垂头小声地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莫晋北说完就把她推下了车。

  刘碧丽气得在原地直跺脚,她以为抓住了莫晋北的心,却没想到他竟然连给自己出气都不肯!

  赶走了刘碧丽,莫晋北闭眼坐在车里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散发着幽冷气息的年轻男子,恭敬询问道:“总裁,现在要去哪里?”

  莫晋北睁眼,却没有说话,过了半响,才语气清淡地说:“去明德医院吧!”

  明德医院环境清幽,是T市最高级的医院。

  莫晋北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趟,他很低调地走到VIP病房门口,护士看到他恭敬地喊道:“莫总!”

  莫晋北挥手,示意护士出去。

  病房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女孩。

  莫晋北站在门口许久,门外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,让他的周身都泛着一抹淡淡的忧伤光芒。

  过了很久,他才迈动步子,动作缓慢地走了过去。

  女孩安静地躺在床上,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,脸色苍白得像是透明的白瓷,仿佛随时都会失去生命一般。

  莫晋北看到她苍白的脸,眼神微微闪了闪。

  他弯腰附身,握着她的手,佯装她可以听得见,自欺欺人地说:“烟烟,你今天看起来好多了。我很努力在为你找合适的骨髓,等找到了,你就有救了。那时候我就会娶你,你才应该是真正的莫太太……”

  莫晋北轻声在女孩耳边说了许久的话,眉目间带着他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
  他小心翼翼地吻了下女孩的脸颊,像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。

  两年前,御尊集团的内部斗争进入白热化,莫晋北一时大意被绑架了,关在一座仓库里。

  后来仓库起火,浓烟中多亏了冷烟烟将他救了出去。

  他们素不相识,她却用娇小的身体艰难地扛着他逃了出去,只是出来后,两个人一起昏倒了。

  他醒了过来,她却没有。

  医生说,冷烟烟患有白血病,浓烟诱发病因,才导致她此时的昏迷不醒。

  御尊集团内部斗争正烈,莫氏家族是绝对不会同意他娶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。
第5章 有变态?
  莫晋北接受了家族联姻,娶了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女人。

  婚后他便开始花天酒地,流连花丛,用来迷惑家族的那些人。

  其实他暗地里却在一步步巩固自己的权利,等有朝一日他能够完全掌握御尊集团。

  至于他娶回来的那个女人,他连她的姓名长相都不记得。

  不过这个女人倒也有自知之明,对他的花心从来没有说过半个字。

  每个月他都让助理给她一万块钱生活费,想想作为莫太太这点钱也太少了点,他给交往的女明星随随便便买个包都是几十万。

  罢了,等将来冷烟烟手术成功后,他离婚的时候多给那个懂事的老婆一笔赡养费也就是了。

  -

  “夏念念!开门!”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。

  正在上网投简历的夏念念吓了一跳,赶紧跑去开门。

  门刚一打开,一个红色的影子就风风火火地钻了进来,明眸皓齿,动作泼辣,不是李悠儿是谁?

  “听说你把刘碧丽给打了?”李悠儿一脸的兴奋加八卦。

  夏念念抿了抿唇,吸了口气,说:“她就是莫晋北带回家的女人。”

  “什么!”李悠儿瞳孔一缩,大骂道:“原来她就是那个贱人!我就说嘛,你怎么会动手打人,打得好!”她扬了扬拳头,恨恨地说:“真可惜我不在,要不我非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小三!”

  夏念念叹了口气,表情有些无奈:“气虽然出了,可惜我工作也没了。”

  李悠儿不由得倾身过去,拍着她的背,安慰道:“有什么大不了的!我老爸常说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说不定你马上就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。”

  夏念念被李悠儿的情绪带动,刚想说点什么,突然她的手机就响了。

  夏念念心里咯噔一下,和李悠儿对视一眼,拿起了电话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  “请问是夏念念小姐吗?”

  “我是,您是?”

  李悠儿把脑袋凑了过来,耳朵贴在手机上听。

  “我这里是神话集团人事部,我们在网上看到你的简历,想请你来参加面试。”对方礼貌地说。

  李悠儿兴奋地直拍她的背,对她挤眉弄眼,无声的口型一直在说:“快答应!”

  对方和她约好了时间,挂上了电话,李悠儿眼睛瞪大:“竟然是神话集团,夏念念你的运气太好了!”

  夏念念一脸的茫然,李悠儿急忙解释道:“神话集团是这两年刚冒出来的公司,听说是由境外全资的,跟你老公的御尊集团有得一拼。”

  刚说完,李悠儿就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:“我说错话了,怎么又提那个渣男了?”

  夏念念拉着她的手,完全不在意地说:“悠儿,你来帮我看看我面试穿什么吧!”

  “好啊!”李悠儿立刻跳了起来。

  夏念念换衣服的时候,李悠儿眼尖地盯着她右手手臂上的疤痕,忍不住说:“你这个疤还没好?”

  夏念念摸着手臂上狰狞的疤痕,笑笑说:“这是烧伤,好不了。”

  李悠儿叹气:“真可惜,留了个疤。”

  夏念念摇头说:“我当时也是救人心切,没想那么多。”

  李悠儿翻了个白眼:“你救的那个人就跟莫晋北一样是个白眼狼,连声谢谢都不说就消失了!”

  夏念念只是笑笑:“当时烟雾太大了,我也没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。”

  -

  “就是她吗?”

  神话集团宽敞明亮的总裁办公室里,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拿着夏念念的简历。

  “是的,根据我们查到的消息,她就是莫晋北的妻子。”助理回答。

  “呵呵,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男人猛地抬起眼眸,那是怎样一双充满贵气的漂亮眸子啊!男人的唇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:“很好,莫晋北一定会很惊喜!”

  夏念念和其他求职者在神话集团会议室等候着面试。

  片刻后,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,有一个秘书打扮的女人走了进来,手中端着盘子,里面放了几个盛满饮料的纸杯。

  “各位,请喝点水吧!”女人将盘里的纸杯分发给大家。

  就在发到夏念念的时候,她刚想伸手接过杯子,突然那女人手一滑,杯子里的水全都打翻了!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!”那女人连声道歉。

  夏念念俯下头,那女人端给她的竟然是一杯西瓜汁,她盯着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被染红,尤其是胸口一大片,更是惨不忍睹。

  “没关系,我去清洗下。”夏念念礼貌地说了一声,拉开会议室的大门,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  夏念念狼狈地低着头往洗手间走,还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人撞见她的窘态。

  来到洗手间门口,她也没注意看,推门就走了进去。

  走到洗手台的大镜子面前,夏念念盯着镜子里那件被果汁给染红的白衬衣,紧紧地蹙眉。

  她现在再回去换衣服,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  夏念念一咬牙,毫不犹豫地解开衬衫的纽扣,脱下身上的白衬衫,只穿着胸衣的白皙肌肤尽数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打开了水龙头,夏念念把洗手台上的洗手液按在手心,开始揉搓清洗白衬衣上面的污渍。

  突然,后面独立厕所的门被打开,一个高大的身子立在那里,冷凝的目光停留在夏念念白皙光滑的背部。

  夏念念眼角的余光透过镜子,看到了身后那抹高大欣长的身影,瞳孔一缩,小嘴半张,手上还拿着正在冲洗的衬衣,惊愕万分地站在那里,与镜子里的男人对望。

  过了好半天,她才一声尖叫,转过身来,动作惊恐地把湿漉漉的衬衣往身上遮。

  可是……好像也太迟了点?

  那人避开她惊慌失措的视线,目光移开,薄薄的唇瓣微启:“小姐,你来错地方了。”

  夏念念连忙将衬衫抓过来,死命地捂住自己的胸口,火气瞬间给勾起来了,咬牙切齿地反驳:“你才来错地方了,你全家都来错地方了!你这个死变态居然进女厕所!”
第6章 请夏小姐把外套还给我
  那人唇边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,指了指四周,淡淡地说:“这里是男厕所。”

  什么?

  夏念念在愣怔中反应过来,动作呆滞地转头,视线落在男士专用的小便池上。

  她的脸蹭的一下就红透了,突然胸前一凉,俯下头才惊觉自己捂在胸口上的白衬衫已经飘然落在了地上。

  夏念念的脸上一个大写的懵。

  啊啊啊!

  她刚才怎么没看清楚,就跑到男厕所来了!

  慌乱地弯腰拾起湿衣服,重新捂住胸前那对白花花的大白兔。

  抬起头看到男人正立在不远处,双手插在裤袋里,笑得一脸的惬意。

  夏念念在他的视线下,从脸上一直红到了脖子!

  男人轻轻咳嗽了一声,绅士地说:“我先走了,你最好还是去隔壁女卫生间吧!”

  “等一等!”夏念念突然开口。

  男人的手已经搭在门把了,闻言疑惑地回头看她。

  莫非她并非传闻中那么温顺乖巧,也是个有心机的女人?想到这里,他的瞳孔骤然一缩。

  唇角扬起,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温和: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夏念念咬着颤抖的唇角,垂着头说:“你可不可以借我一件衣服穿,我的衣服湿了,我马上要参加面试……”

 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释然,原来她这么在乎这个面试。

  他浓眉一挑,随即优雅地伸手,解开了身上灰色西装的纽扣。

  他将褪下的西装递给她,当目光触碰到她胸前时,眼神一黯,便立刻移开,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,转身离开。

  夏念念捡起自己湿透的白衬衣迅速套上,冰冷的衣料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身上起了一个个的鸡皮疙瘩,然后她再把男人的西装外套套在外面。

  西装外套上带着一股很清淡的香味,还有一丝淡淡的暖意。

  夏念念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,她必须要好好应付接下来的面试。

  深呼吸,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,距离面试还有五分钟。

  夏念念裹了裹身上的男士西装,从从容容地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  轮到夏念念面试的时候,几个面试官对视了一眼。

  一人拿着简历,翻看了下:“夏小姐,请问你的衣服是?”

  “我刚刚不小心弄湿了衣服,来不及换,这是别人借给我的。”夏念念解释道。

  面试的人事部经理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,这件阿玛尼的浅色西装外套,早上开会的时候还看到穿在总裁的身上。

  “请夏小姐谈谈对服装设计的理念吧!”

  整个面试的过程很顺利,夏念念并非花瓶,学业上一直很刻苦,所有的问题都游刃有余。

  人事部经理满意地点头:“夏小姐,你很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,不过你还需要参加最后的复试,必须通过我们总裁那一关才可以。”

  夏念念连连点头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参加复试?”

  “请你跟我来吧!”

  夏念念被带到了总裁办公室的外面。

  “总裁现在正在主持一个视频会议,请你在这里稍等。”秘书礼貌地说。

  “好的。”夏念念安静地坐在总裁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区,不时伸长脖子朝里面看上一眼。

  一个低沉好听,富有磁性的声音透过屏风,不断传了过来。

  夏念念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,随即又释然地笑笑,她怎么可能认识神话集团的总裁呢!

 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里面的视频会议才结束,夏念念被秘书请了进去。

  宽大的总裁办公室里,处处收拾得井然有序,一个男人背对着她,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。

  夏念念清了清嗓子,礼貌地说:“你好,我是夏念念,我是来参加复试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那个男人的椅子慢慢地转了过来,一张俊朗的脸庞印入眼帘,夏念念忍不住失声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  令夏念念想不到的是,这个神话集团的总裁竟然就是刚才在洗手间的男人!

  这也太巧了吧!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夏念念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!

  反倒是男人淡淡地一笑,站了起来,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,大方地说:“你好,我叫霍月沉。”

  夏念念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上裹着的西装外套,尴尬地伸手和他握了一下:“你好,我叫夏念念。”

  夏念念想到刚才丢脸的事情,白皙的脸上浮上一抹淡红,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。

  她小脸的表情被霍月沉一一收进眼底。

  她的皮肤白皙吹弹可破,面颊上还有一抹淡淡的健康粉色。一双美目亮晶晶的,神采飞扬,说不尽的青春活力。

  霍月沉狭长的黑眸微微一眯,眼中快速闪过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锐芒。

  霍月沉看向桌上的简历,修长的手指在简历上敲了敲,开口:“你是来面试的?”

  夏念念一听,立刻正襟危坐,挺直了腰,重重点头:“我是来面试服装设计助理这个职位的。”

  霍月沉修长好看的手指翻开她的简历,他很认真地看了一会儿,然后才慢慢开口:“人事部选的人,我向来没什么意见。”

  他朝着她笑笑:“如果对待遇没什么问题的话,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。”

  夏念念有点不解,神话集团的这个职位薪水很高,之前她来面试的时候,亲眼看到有很多人在等着面试,摩拳擦掌的准备竞争这个职位。

  为什么偏偏会选了没有工作经验的她?

  难道?

  她疑惑地抬起眼眸,快速扫了下眼前的男人。

  心里一沉,夏念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语气生硬地说:“对不起,这个工作我恐怕不能胜任!”

  霍月沉微微眯眸,身子往后倾,靠在椅背上,淡然地开口:“理由?”

  夏念念扬了扬下巴,开口说出自己的疑惑:“我没有工作经历,学历也不是最高的,为什么贵公司要选择我呢?”

  霍月沉嘴角浮起一抹危险的笑意,朝着她懒懒地开口:“既然这样,那我也就不勉强了。不过,还请夏小姐在离开前,把我的外套还给我。”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重追前妻:老婆动一动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重追前妻:老婆动一动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重追前妻:老婆动一动》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wift.vip/?id=3264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