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

第一章 惨死
大雪漫漫,千里冰封。

原本就湿冷的天牢,如今犹如冰窟。

“娘亲,饿。”

南宫夭夭怀中抱着两个孩子,心儿无力地喊着,灵儿才几个月,还不会说话。

她本是南宫将军府的嫡女,五年前嫁给司马玄为妻。一个月以前,司马玄登基为帝,以不贞之名,将他们母子三人打入天牢。

“心儿,你和妹妹都是你父皇的宝贝,等你父皇想通了,就会来接我们出去的。”

他们母子三人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天牢里面待了整整一个月,司马玄没有来天牢里面看过他们一眼。

但是,南宫夭夭还是坚信她和司马玄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。

就在这时,牢房大门被打开,一道亮光刺进来,南宫夭夭本能地捂住眼睛,然后再定睛一看,看到的是一抹绿色的俏影。

“妹妹!”南宫夭夭眼里都是喜色,“你是来救我们的么?”她又对怀中的孩子说,“心儿,你看小姨来救我们了,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只要南宫绾绾从中斡旋,此事一定有转机,出狱就有希望了。

“贱人!谁说我是来救你们的?”南宫绾绾用绢帕捂住口鼻,一脸的嫌恶,走进牢房。

南宫夭夭错愕,南宫绾绾是她的亲妹妹,一向温婉善良,从来不说这样恶毒刻薄的话。

“饿了这么久,你们竟然还没有死?果然都是贱命!”南宫绾绾居高临下的轻视着南宫夭夭,一脸得意。

“绾绾,你怀着身孕,这里脏,你怎么来了?”伴随着温柔关切之声出现的是身着龙袍的司马玄。

绾绾?

身孕?

南宫绾绾还待字闺中,何来的身孕?而且,司马玄何时对南宫绾绾的称呼这般的亲昵了?

当南宫夭夭看到司马玄放在南宫绾绾腰处的手时,便一切都明白了。

“你们?!”南宫夭夭大怒,她将孩子放在一旁,“司马玄,你给我一个解释,你们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大胆,皇上的名讳,也是你能叫的?”依偎在司马玄怀里的南宫绾绾挺身而出。

南宫夭夭道,“南宫绾绾,你算什么东西?这里没你说话的份,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!”

司马玄抬手就给南宫夭夭一巴掌,“贱人,你竟然敢骂绾绾,告诉你,绾绾如今是朕最爱的女人,不日就是朕的皇后。”

南宫夭夭被饿了那么久,如今司马玄这一巴掌,打得她双眼直冒金星。

“司马玄,我是你的结发妻子,你竟然为了她打我?”南宫夭夭指着南宫绾绾,“她是你的皇后,那我算什么?”

“玄哥哥,姐姐好凶。”南宫绾绾娇滴滴地哭诉,还不停地往司马玄怀里钻。

司马玄紧紧地搂着南宫绾绾,“别怕,有朕在,谁也伤不了你!”

“贱人,朕打的便是你!”

司马玄看着南宫夭夭,宛如一个仇人一样,“南宫夭夭,你不守妇道,野心勃勃,妄想染指朕的江山,如今更是想伤害朕最心爱的女人。朕不仅要打你,更要杀了你!”

南宫夭夭闻言一怔,心中仅存的希望破灭,这就是她花费所有心思去爱了五年的男人,看得比她生命还要重要的男人。

“司马玄,我嫁给你五年。第一年,我在冰天雪地里背着你走了十里地,冻坏了双脚,后来每逢冬天双脚都会疼。第二年,我代你赴鸿门宴,喝下毒酒,险些丧命。

第三年,你身染瘟疫,无人敢近身,只有我一直陪着你。第四年,我在十万敌军的包围圈里救出你,而我废掉了一只手。第五年,我终于助你登上帝位。

司马玄,我全心全意对你,现在你说要杀我,你忘恩负义,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?”

南宫夭夭最后的声音几乎是用吼出来的。

司马玄脸色铁青,捏住南宫夭夭的下巴,“看来,朕让你们多活这一个月,是朕太过于仁慈!来人,拿剑来!”

“坏爹爹,不许打我娘亲。”心儿不知何时爬到南宫夭夭的身前,护着她。

灵儿也因为吵闹声哭了起来。

司马玄一脚将心儿踢开,撞到在墙上,心儿都没有来得及哭一声,便死了。

南宫夭夭奋力推开司马玄,跑过去抱着心儿,“心儿,我的孩子,你快醒醒!”心儿当然没有回答她。

“司马玄,心儿可是你的亲骨肉,畜生,你怎么下得去手!你要遭报应的!”南宫夭夭大声咒骂。

“绾绾腹中的孩子才是朕的骨肉,你那是当年你被劫和别人生的野种!”司马玄道。

“我当年被劫还不是为了救你?我从来没有做过半分对不起你的事,心儿灵儿都是你的亲骨肉!”南宫夭夭道。

南宫绾绾见状,眼中闪过一丝狠毒,她抚摸着小腹,“玄哥哥,有哭声吵着我们的孩儿了。”

“竟然敢惊到朕的孩儿,看来是不想活了!”已经有狱卒将剑递给了司马玄,他提着剑就朝灵儿走去。

“不要!”南宫夭夭大吼,“司马玄,那是你的孩子啊,她才五个月,你不能杀她!我求求你!”

“南宫夭夭,我今生最大的耻辱便是娶了你,生了孩子,所以,你们全都得死!”司马玄咬牙切齿地说完,剑已经插在灵儿的身体上,鲜血直流。

南宫夭夭已经红了眼,她的灵儿还没有来得及喊她一声娘,就死在了司马玄的手中。

她一直以为司马玄是误会了她不贞,才将他们母子打入天牢的。

原来,这一切都是司马玄的阴谋。

“司马玄,畜生,我要杀了你!还我儿女的命来!”南宫夭夭放下怀中的心儿,冲向司马玄,

司马玄手起刀落,南公夭夭的左手被砍掉了,她的右手早就因为救司马玄而被废。

“南宫夭夭,朕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娶你,朕爱的女人一直都只有绾绾一人,朕只是利用你而已。如今朕皇权在握,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,只有死!”

“司马玄,南宫绾绾,你们不得好死!”南宫夭夭诅咒着。

“玄哥哥,我姐姐的肉连狼都不吃的,不如我们将她四肢砍断,然后将她丢入狼窝,看那狼要不要吃她肉。”南宫绾绾带着笑意。

“好,只要绾绾高兴,朕都依你。”司马玄举着刀,砍断南宫夭夭的四肢。

南宫夭夭早就没有力气了,但是,仇恨支撑着她没有立刻死去,“司马玄,南宫绾绾,畜生!你们会遭报应的!”

“玄哥哥,姐姐声音好吵。”南宫绾绾皱着眉头撒娇。

“来人,上毒酒!”司马玄厉声吩咐。

“苍天在上,我南宫夭夭愿意在地狱受尽酷刑,换来世,剥司马玄、南宫绾绾的皮,喝他们的血,将他们碎尸万段……”

南宫夭夭的诅咒声最后消失在司马玄灌进去的毒酒里。
第二章 重生
梅子村。

一道哭声从南宫家的庄子上传来。

“小姐,您不能死啊!”小茴摇晃着床上之人的手臂,大声哭喊着。

“郎中,我们家小姐还有救么?”一妇人问,她一脸担忧,眉眼中却尽藏得意。

郎中摇着头,“准备后事吧。”

“郎中,求求您,救救我家小姐,我给您磕头了。”小茴死死拽住郎中的衣角。

妇人一把将小茴的手扯开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口中却是,“小茴,郎中已经尽力了。”

接着,她微笑着对郎中说,“郎中,我送送你。”

妇人跟着郎中走出去。

由三块木板搭建而成的简易床上,躺着一个小姑娘。

小姑娘穿着露出脚踝和手肘的衣裳,浑身是泥,而且衣裳还是破烂的,她躺在床上,像是一根干枯的柴。

“小姐,您快醒醒,不能丢下小茴!”

“我要杀了你们!”床上的小姑娘突然翘起来,吓得小茴往后一缩。

南宫夭夭看着小茴,喊了一声,“小茴。”

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稚嫩了,低头一看,自己的手也变小了,再观察周围一眼,这里不是天牢,天牢常年不见光的。

她不是在天牢里死了么,而且,小茴早就已经死了,因为偷南宫绾绾的金镯子,被活活打死的。

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小茴重新回到南宫夭夭的身边,她方才不是因为南宫夭夭死而复生才害怕,而是,南宫夭夭方才散发出来的仇恨和怒火,让她有了压迫感。

“小茴,我这是怎么了?”南宫夭夭觉得浑身疼,四肢仿佛不属于她似的,喉咙像是被火烧灼一般。

“小姐,您不记得了?”小茴不可置信。

南宫夭夭摇头,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司马玄和南宫绾绾的背叛和狠毒,还有对眼前之事的疑惑。

小茴单纯的眸子里,闪出一丝愤怒,“小姐,陈管事的儿子要欺负您。您在逃跑过程中,掉下了土坎,就晕过去了。”

南宫夭夭记起来了,但是,这件事是很多年以前的事,彼时,她还在乡下庄子上。

难道,她方才只是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么?

“小茴,今年是哪一年?”南宫夭夭问。

小茴一阵担忧,她心想她家小姐不会是傻了吧,她按下心中的疑问,“小姐,今岁是明贤二十三年,七月初八。”

明贤二十三年?

南宫夭夭记得,她死的时候,是明贤二十九年。

她的誓言应验了,她真的重生了,回到了她十四岁的时候。

重生一世,她一定要为自己和一双儿女报仇雪恨,让司马玄和南宫绾绾血债血偿!

她记得,前世的时候,她因为摔到在土坎里,头碰到了石头,晕死过去很久。

今生,她借这个机会重生。

前世,欠她的人,她一个也不会放过。

她,南宫夭夭,是南宫将军府的嫡女,因为出生时脚踩七星,且生母去世,还被道士说是天煞孤星命,于是就被其父亲丢入狼窝。

没想到的是,两月以后,她竟然神奇的出现在南宫将军府的门口。

她父亲和继母认为她是妖怪,并取名夭夭,将其单独关入一个院子抚养,在她五岁时,将她送到了庄子上。

前世,在她十四岁的时候,她的继母将其接回府中,代替南宫绾绾出嫁,直到南宫绾绾和司马玄一起欺骗她,并残忍杀害她和她的孩子。

她和他们誓不两立!

南宫绾绾、司马玄,南宫夭夭回来了,今生,你们的噩梦开始了!

小茴看到南宫夭夭的脸色不停地变换,时而青紫,时而惨白,她问,“小姐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小茴是从小陪她长大的侍女,对她很熟悉,她不能让其察觉出她的异样,便说,“摔一跤,头痛。”

就在这时,门外一阵喧哗声传来。

“快点,把这丧门星拖出去喂狼!”

“管事,您忘了,连狼都不吃她的肉的。”

“那就直接扔到乱葬岗!”

最先进屋的是方才送郎中走的妇人,也就是陈管事。在她身后,跟着几个婆子,离得最近的婆子手中拿着一破草垫。

南宫夭夭看了一眼,就知道,陈管事是要那破草垫将她丢到乱葬岗去。

她眸子一寒,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身上。

“啊!”陈管事见南宫夭夭坐在床沿边,她身后的人早就吓得退后几步。

她问,“你是人还是鬼?!”

南宫夭夭冷冷一笑,“我当然是鬼!”

她是从地狱而来的幽灵。

陈管事见小茴在一旁偷笑,知道南宫夭夭是死而复生了,她带来的人太过于胆小,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地逃跑了。

“南宫夭夭,你现在脾气见长了,敢装死了!你以为你装死,我就能同意我儿子娶你?扫把星,你做梦!”

陈管事破口大骂,一个庄子上的管事而已,竟然敢对她如此口不择言的谩骂,就因为其身后的人是她的继母,南宫将军夫人。

“陈管事,你一个奴婢,谁给你胆子直呼主子的名字?”南宫夭夭厉声责问。

陈管事欺负南宫夭夭习惯了,但是,从来没有见过南宫夭夭反击过,所以,她愣住了。

“陈管事,是你儿子不敬我家小姐,时常欺辱小姐,如今你还要侮辱我家小姐,你太过分了!”小茴气不过,她说完,才发现自己是不是闯祸了,平时只要她们主仆反击,后果肯定是要遭毒打的。

她本能地站到南宫夭夭身前,护主她的主子,并抬头,看着陈管事,“还要打我们?来啊!”

陈管事作势,就要上前去掐小茴,并骂道,“你这贱蹄子,敢顶嘴了,看我打死你!”

南宫夭夭一把将小茴拉到自己的身后,今生,将由她来保护小茴。

她顺势一脚踢向陈管事。

陈管事猝不及防,往后退了几步,险些摔倒。

“南宫夭夭,你竟然敢打我?”陈管事不可置信,南宫夭夭一直以来都是逆来顺受的,今日怎么这么反常。

她盯着南宫夭夭,看模样,还是那个浑身充满野性的绝世美人,可仔细一看,又像是多了一些什么,阴森的冰寒。

就是那种感觉,像是没有活人气息一般,让人望之而生畏。

南宫夭夭就那么站着,不言不语,死死地盯着陈管事的眸子,她身上的冷意源源不断地释放,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。

“南宫夭夭,你给我等着!”陈管事落荒而逃。

“哇,小姐,您今天太厉害了,竟然把陈管事给下吓跑了。”小茴一脸的崇拜。

接着,又担忧地说,“小姐,陈管事肯定会为难我们的,不如我们逃走吧,我们出去要饭,也比在这里强。”

南宫夭夭摇头,重生一世,她要报仇。

她现在首要任务,就是要回到京城,强大自己,找司马玄和南宫绾绾报仇。

但是,在离开庄子之前,她一定会找陈管事母子报仇。

前世的时候,陈管事的儿子,马小四仗着他的娘是管事,总是喜欢欺负庄子上的人。

马小四嗜赌成性,贪财好色,有几次,险些夺走了南宫夭夭的清白。

而陈管事知道这件事以后,还认为南宫夭夭想要勾引马小四,对她进行毒打和辱骂。

他们母子欠她的,她要加倍收回来!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将门嫡女:腹黑俏郎君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将门嫡女:腹黑俏郎君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将门嫡女:腹黑俏郎君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wift.vip/?id=3910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